东京或处于“大暴发边缘”,日本为最坏情况做准备

妊妇有痔疮做脚术吗? http://7626.hflvneng.com/

东京街头。

进入4月,住在神奈川县的木皿爱越来越担心。“我的三个孩子马上就要重新开学了。怎么办?”

木皿爱的担心源自日本近一周以来每天都在快速增长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字。

3月29日,有日本“喜剧天王”之称的著名演员志村健因感染新冠病毒病故。这一事件对木皿爱在内的众多日本国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他的死,对日本人来说有着巨大的影响。民众、政府和媒体对疫情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她说。

眼下,日本的疫情可能正处于大暴发的前夕。

4月1日,在参议院决算委员会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成为了第一个在公共场合戴上口罩的G7国家领导人。在会议上,他向民众和官员发出警告:“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勉强维持住(疫情),然而在这关键的时刻,如果我们放松警惕,病例就可能激增。”

他进一步说道:“政府已设想了最坏的情况,就各种可能性做了准备。”

安倍4月1日在参议院发表讲话。

1月16日,日本政府报告了第一例来自中国的输入性新冠肺炎病例。随后,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日本一直保持着较低的增长率,总共报告了1000多例确诊病例。这一现象被许多专家视为“日本之谜”。

然而从3月20日开始,日本疫情画风突变,感染出现加速趋势。两周内激增近1500例确诊病例,至4月2日累计确诊病例突破2500例。其中疫情最严重的莫过于日本第一大城市——东京。

更让人担心的是,近日日本多家医院和养护机构内陆续发生群聚性感染事件。同时,感染源不明的病例正在快速增加。

日本的“好运气”要用尽了吗?是什么原因导致日本疫情的骤然升温?如果疫情在短时间内出现大暴发,日本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疫情告急

日本近一周的疫情发展变化极为迅速。

3月27日,日本全国新增125名新冠病毒感染者;28日,全国新增143名感染者;3月31日,全国新确诊216名感染者,这是日本全国单日新增感染人数首次超过200人;4月1日,新增266人,创下单日新增新高,目前全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2501例。(不包括“钻石公主号”邮轮)

数字变化背后,是东京、大坂等日本最重要城市的感染人数的迅速增加。

在东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25日新增41例,到一周后 的31日新增78例,创下纪录新高;截至4月2日0点,东京都内感染者累计已达到587人。

东京病例增长趋势。

其中特别值得警惕的是,40岁以下的感染者占了东京所有感染者的70%,包括幼儿园孩子与中小学生。

一半的新增感染者感染途径不明。

与此同时,东京都台东区的永寿综合医院的感染者已经达到107人,有7名住院病人去世,已成为此次日本疫情中最大规模的聚集性病例群。

“我接触到的医院医生告诉我,疫情已经大规模暴发了。”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4月1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而在大坂一家医院工作的护士刘绮也告诉澎湃新闻,“暴发的规模大小取决于人们的重视程度和隔离程度。”

3月30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记者会上警告说,“(东京)正处于感染爆炸式增长的关键分水岭”。31日,小池百合子应首相安倍晋三要求前往首相官邸与其会面,报告了东京都内的感染情况和医疗床位的现状。

早在3月26日,东京、神奈川、千叶、埼玉、山梨1都4县的知事就已连夜召开电视会议,并发表联合宣言称: “决心共同努力,采取进一步防控措施,以避免感染人数急剧增加和‘封城’的结果。”为此,各地政府要求企业和机关实行交叉上班和远程办公,并呼吁住在首都圈的民众周末待在家里“自我约束”,不要外出(编注:据1956年《首都圈整备法》的定义,首都圈包括茨城县、栃木县、埼玉县、千叶县、东京都、神奈川县以及山梨县)。

东京是日本的政治和经济中心,首都圈每天来往东京的通勤通学人员约有280万。而各地政府的此次联合呼吁,外界普遍认为是这些地区进入了“封城”阶段的模拟准备。

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3月31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的更为直接。他表示,目前东京已有超过500例病例。许多传染病专家对东京的感染扩散和当前的医疗状况表示了强烈的危机感。“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防止感染进一步蔓延。我们已经走到了边缘,非常边缘。”他说。

民众心态转变

让大多数日本人猛然惊醒的,是日本国内家喻户晓的笑星志村健的突然过世。

“志村健的死给日本人带来的影响非常大。对于30岁以上的日本人(包括老人)来说,志村健就是战后一代‘和平的日子’的象征,他的病逝让很多人对这个病毒的认识改变了。”日本立命馆大学客座协力研究员、媒体人安田峰俊告诉澎湃新闻。

志村健因感染新冠病毒,于3月29日深夜在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去世,终年70岁。这也是日本国内首例著名艺人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病例。

志村健3月中旬去银座的一家高级俱乐部喝酒后,于17日开始出现浑身无力等症状。19日开始发烧。23日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次日即陷入重症昏迷状态。虽然医院采取了人工肺(ECMO)等仪器进行抢救。但是依然未能拯救他的生命。从确诊到去世,前后只有6天时间。

木皿爱和安田都表示,民众的大意是日本疫情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民众已经对于疫情的长时间警惕感到疲倦。最近天气暖起来,樱花也开了,孩子们毕业放春假了。大家都很想去外面玩。从最近的日本街头来看,好像疫情已经结束的样子。不戴口罩的人也多了。”木皿爱说道。

因为暖冬,东京的樱花创下史上最早开花纪录。3月28日与29日的周末,尽管各地政府不断呼吁民众待在家里不要外出,却还是未能阻止大量的年轻人外出看樱花。

东京樱花盛开。

“日本年轻人太轻敌了!到处走动,加上现在新增病例传播途径又有一半没有明确,所以大暴发的可能性应该是有的。”日中介护学会常务副会长、日本保健医疗大学保健医疗学部助教赵月红告诉澎湃新闻。

尽管年轻人认为自己出现严重症状的风险很低,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感染后可能会传给其他人,例如家中的老年人。在京都的京都产业大学,已经出现了由不知道自己被感染的学生所引发的集体感染,进而引发连锁反应。这种情况与意大利北部、德国巴伐利亚州以及美国纽约等地疫情暴发初期的情况都很相似。

对于疫情的可能暴发,安田最担心的是他身边的人。

“在我家乡,我60多岁的父母照顾着我85岁的外婆。我很担心他们,但是目前情况下。我不能回去看他们,因为如果我感染了,就会传给他们,害了他们。”他说。

安田的太太是东京一所大型医院的外科医生。他告诉澎湃新闻,“这所医院原来接受感染患者的。我太太告诉我,现在医院病床越来越少。她是外科的,算是第二线的医生,但是也要参加治疗。医院忙得非常厉害,她身体的抵抗力会下降,这样很容易感染病毒。我很担心,如果她感染怎么办?回家会不会传给孩子?”他说。

木皿爱的三个小孩分别在幼儿园和小学上学。她现在最大的担心是孩子的安全。“日本国民防疫意识比较低,日本政府的防疫措施也不完整,人们可以随意自由移动,在地铁、超市入口也没有测温。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比较危险。”她说。

为时已晚?

尽管疫情正在变得越来越严峻,日本政府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日本政府发言人3月30日仍表示,暂无从4月起实施紧急状态的计划。

对此,日本医师会理事釜萢敏在一次电视台转播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呼吁首相安倍尽快宣布紧急状态,以免事态发展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他说:“如果等到病例爆炸性增长再宣布紧急状态,一切就为时已晚了。”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则表示,即使日本实施封城措施,也将会有别于欧美国家的类似举措。依照日本法律,地方当局只能建议居民待在家里,但相关建议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日本的医疗条件根本应付不了大量的感染者一下子涌入医院。所以,日本政府现在呼吁民众待在家里不要外出。日本现在是指定医院接收病患,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好了。医疗机构和福祉机构的集体感染已经发生,证明日本在防守上还有很大的漏洞。在第一线的医生们都了解这个情况,所以医师会的专家们呼吁赶紧宣布紧急状态。”赵月红说道。

至今为止,日本针对新冠疫情的基本方针是:患者的早期发现、早期应对;轻症者不入院确保医疗资源可以留给重病者集中治疗;以及市民的自觉配合。

然而,一旦在短期内出现大量感染者,作为全球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即便日本有着再优秀的医疗体系,也无法经受住大量病人的冲击。意大利的惨烈教训已证明了这一点。

3月24日深夜,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举行电话会议之后,国际奥委会随后确认,原定于今年7月24日至8月9日在东京举办的奥运会推迟一年举办。

如今,没有了奥运压力的日本政府是否能够全力以赴应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是否仍能及时遏制住疫情的暴发,时间将很快给出答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