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柏村离世:国民党抗日叙事在台湾的终结

联赛

郝柏村是具有中华民族意识的撤台国民党军官,他的离世也意味中国国民党民族意识遗留的消亡。近日郝龙斌竞选国民党主席时,虽以“一中各表”的逻辑来解释“九二共识”,但他仍然败选的事实,就是一个证明。

然而,国民党民族意识遗留与台湾本土的中华民族意识有别;后者自1895年的抗日台胞以来,经蒋渭水而至陈明忠等人,一脉相系。其中,抗日叙事是两者的共同话语;但前者参杂了较多的反共元素,以及不完整、不彻底的反殖意识。

郝柏村常以“抗战老兵”自称,从政治角度来看,他对国民党的最大贡献就是在台湾宣扬抗日叙事。因为,“台湾光复”是国民党政权统治台湾的合法性来源,抗日叙事能强化国民党在台湾的历史正当性。

未能整合台湾的抗日叙事

不过,郝柏村并未兼顾台湾本土的抗日人物,作为国民党当权派,他甚至站在本土抗日派的对立面。他的反共元素和弱化的反殖意识,使得两者的抗日叙事无法整合成共同的历史和政治资源,从而被亲日恋殖的“台独派”坐收渔利。因此,若从历史辩证的角度看,郝柏村孜孜不倦的抗日叙事,竟成为反动色彩的悲剧。

以2005年的抗日叙事为例,原预定出席香港举办的“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大型展览”,郝柏村曾准备了一篇《缅怀抗战回复历史真相》的讲稿。这篇《缅怀抗战》大约1700字,其特征是只有“八年抗战”的思考格局,而且侧重国共两党的“抗战比赛”,乃至侧重蒋介石为抗战的领导中心。

1958年蒋介石视察金门时,郝柏村陪同

比如该文强调抗战八年是“蒋委员长领导的”、“是透过蒋委员长不屈不挠的意志”、是“蒋委员长抗战到底的坚强意志”、……等等,共计13处之多;而提到“全凭中华民族的精神”、“数千万军民的牺牲”、“全体中国人民”,仅有3处。又说国军阵亡的将领有211名,其中上将8名,中将45名,少将158名;而共军只有1至2名少将阵亡。据此,郝柏村认为国军的牺牲当为共军的百倍以上,且绝大部分的日军主力是国军面对的。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