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补贴依赖症"发作?被广告商追债3亿

新加坡最大的公司注册代理机构 http://www.sgcr.hk/

原标题:比亚迪"补贴依赖症"发作?被广告商追债3亿

近日,比亚迪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当期实现营收1277.39亿元,同比微降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12亿元,同比下滑42%,为近五年以来的最低值。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比亚迪表示,主要为行业及政策变化及本期研发费用上升影响所致。

相比吉利、长城,比亚迪去年净利润跌幅最大。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长城汽车营收共计962.1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3%,净利润为44.97亿元,同比去年下降13.64%;吉利汽车2019年营收974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81.9亿元,同比下降35%。

受此消息影响,比亚迪股价连续2日下跌。截至4月2日收盘,比亚迪累计下跌5.6%,收盘价为56.59元/股,最新市值1544亿元。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下降7.5%和8.2%。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受补贴退坡影响,下半年呈现大幅下滑趋势,全年产销量分别为 124.2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下降2.3%和4%。

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龙头”,比亚迪也受到冲击。2019年,比亚迪销量为46万辆,同比下降11.39%。其中,燃油车销量同比下滑15%;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滑7.39%。

针对业绩问题,时间财经联系了比亚迪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告诉时间财经,比亚迪新能源汽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销售大幅下跌,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补贴政策退坡的影响。比亚迪部分产品是打政策的“擦边球”,随着补贴下滑,产品力不足的情况开始暴露。与此同时,不少新能源新产品进入市场,导致竞争加剧,分流了比亚迪的部分销量。

利润下滑四成

据了解,比亚迪在2019年遭遇“冰火两重天”。上半年财报显示,比亚迪实现营业收入621.84亿元,同比增长14.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55亿元,同比增长203.6%。比亚迪方面称,2019年上半年公司新能源汽车持续热销,新能源汽车销量及收入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带动集团收入及盈利持续快速提升。

据比亚迪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汽车累计销售22.81万辆,同比增长1.59%。其中,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14.57万辆,同比增长94.5%,大幅领先行业49.6%的增速。比亚迪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从2018年的20%左右上升至期内的24%左右。

但下半年受补贴退坡影响,国内新能源汽车全年销量出现首次下滑,比亚迪也未能独善其身。

据了解,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从7月至11月,连续下降了5个月,且下滑的幅度逐月扩大。11月份,比亚迪共销售1.12万辆新能源汽车,同比下滑62.8%。至年末的12月,销量小幅回升至1.31万辆,但同比降幅更是达到了72%。

进入2020年,受春节假期及疫情影响,1月到2月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为5.8万辆,同比下降59.1%。其中,比亚迪1月到2月累计销量为3万辆,同比下滑56.65%。

不容忽视的是,比亚迪表示研发费用上升也影响了其业绩表现。比亚迪层曾表示,包括销售及分销、研发、行政及其他开支在内的开支,由2018年的135.45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42亿元,但并没有显示具体数据信息。

此前的2018年年报显示,比亚迪研发人员数量突破3万人大关,达到31090人;研发资金投入也达到85.35亿元,相比2017年增长36.22%,研发投入占总营收6%以上。

在此次财报发布前,比亚迪公布了最新的研究成果。3月29日,比亚迪发布了全新磷酸铁锂刀片电池。该电池通过结构创新,可使得电池系统体积利用率提升50%以上,率先应用此电池的比亚迪新车汉EV续航里程超600公里,计划于年内上市。

华创证券分析师表示,预计今年试水后,明后年刀片电池装载量将明显提升,有望推动车型进一步降本增量,并改善公司盈利能力。初步预计,2020年公司新能源乘用车销量25万辆。

被广告商追债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备受关注的比亚迪“广告门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在未经审核的业绩公告或有负债一栏中,比亚迪披露了与上海千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乘文化”)合同纠纷案。

据了解,2018年11月4日,千乘文化作为原告,因广告服务合同纠纷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发行人及其子公司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比亚迪”)支付服务费2.41亿元,支付违约金6081万元以及诉讼费、保全费、保全担保费,各项暂合计3.02亿元。

2018年12月7日,上海比亚迪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该案应当由广东省有管辖权的法院进行审理。2018年12月20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此作出了(2018)沪民初10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发行人提出的管辖权异议。2019年1月2日,上海比亚迪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8)沪民初100号民事裁定书,并将案件移送至广东省有管辖权的法院进行审理。2019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9)最高法民辖终6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目前的最新进展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25日、2019年5月17日、2019年8月22日及2019年10月9日分别进行了听证,目前该案处于审理过程中,尚未作出判决。比亚迪方面表示,截至本报告日,该案件仍在诉讼程序中。在代表本公司负责该案件的法律顾问协助下,董事会认为,该诉讼的最终结果及赔偿义务(如有)不能可靠的估计。

2018年的比亚迪广告事件,几乎就是一出“罗生门”。在整个事件中,李娟是一个关键人物。此前,李娟的头衔是“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华东区域市场部总经理”。但比亚迪视她为广告供应商,一度认为她是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汪晓婷。

期间,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曾多次发出公告及声明。其中,比亚迪在2018年7月12日声明中强调,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高管身份,用伪造的比亚迪印章与任何单位或机构签署的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但广告商却认为比亚迪并非“不知情”。2018年7月16日,卷入比亚迪 “广告门”的四家广告供应商竞智、速肯、威瑞和雨鸿召开媒体发布会,并列举了部分证据。据他们初步统计,此次事件牵扯到的一级广告公司有近30家,二级甚至三级广告公司数量尚不清晰,涉及欠款金额大约11亿,具体精确数据还有待进一步查证。当时,据千乘文化介绍称,他们在此次广告门中被欠款也达上亿元。

最近,新能源汽车行业又迎来一针“强心剂”。据央视新闻报道,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年底到期的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车辆购置税政策延长2年,比亚迪也迎来喘息之机。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email protected]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