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纽交所场内交易员所经历的“四次熔断”|特写

粉丝福利购 http://www.oachee.com/

  纽约当地时间3月24日晚7点,Tim Anderson坐在自己位于新泽西的家中,盯着正在直播的电视屏幕,在笔记上重重地划了两下,这是特朗普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的每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今天的发布会比前一天晚了很多,时间也更短了。

  受疫情暴发影响,有着228年历史的纽交所(NYSE)自今年3月23日起史上首次全部关闭了其标志性的现场交易,改为电子交易。自1903年4月22日迁入百老汇18号后,纽交所标志性的场内交易就一直存在,而电子交易仅仅是在上世纪60年代才出现的。

  TJM投资有限公司(TJM Investments, LLC)的股票市场战略管理总监(Managing Director, Equity Market Strategy)Tim Anderson也在过去的几天里开始在家工作。24日这天早上6点,Tim收到邮件,纽交所至少有2位以上的现场交易员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的结果。到了下午,这个数字变成了3个人。为此,包括Tim在内的所有纽交所现场交易员都被建议执行14天的居家隔离。

  Tim记得,纽交所上一次关闭交易还是2012年1月,当飓风桑迪席卷美国东海岸,洪水淹没了曼哈顿下城的时候。当然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由于交易设施损坏,纽交所也曾被迫关闭了4天。

  作为一位头寸交易者(Position Trader)又称长线交易者,或者所谓的楼上交易员(Upstairs Trader),即大宗交易代理商,Tim已经在纽交所工作了6年。不过,Tim在华尔街股权交易领域已经工作了30多年,曾履职所罗门兄弟(SalomonBrothers)、摩根大通(J。 P。 Morgan)等华尔街著名金融机构。

  经历过2008年次贷危机、2010和2013年三次闪电式崩盘,甚至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等华尔街历史上几乎所有黑暗时刻的Tim,回忆起上两周所经历的“四次熔断”,语调平静得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数据精确,毫无情绪波动。

  “那是一个不幸的时刻。但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个时刻,只是无论如何你得想办法熬过去。”回忆起3月9日第一次触发熔断机制的那个早晨,Tim清了清喉咙,走到厨房去取了杯水。

  这是一次被华尔街准确预测了的“黑色星期一”。

  就在前一天,即3月8日周日晚上,受沙特与俄罗斯原油增产的消息影响,国际油价大幅下跌超过了30%。同时,周日晚上股市的表现和S&P标准普尔500指数等所有的指标都预示着周一的股票交易市场可能要触发熔断机制。

  但Tim没有想到,从那一刻起,华尔街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经济冲击(Economic Shock)的旋涡中。“这仅仅是一个漫长旅程的开始。”他说。

  3月9日清晨7点半,Tim和往常一样,很早就到了纽交所的交易大厅。所有人都在等待9﹕30开市那一刻的到来。Tim和其他现场交易员们盯着大厅的交易屏幕,交易大厅内有几百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5分钟。市场仅仅开始交易5分钟,很多股票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始交易,出于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美国扩散的恐慌,标准普尔跌幅达7.6%,大量抛售触发了7%的一级自动“熔断”机制,导致交易暂停。

  长达11年的史上最长的牛市结束了。

  接下来是15分钟的交易暂停。Tim立刻抓起电话给客户打了过去:“嘿,我现在就在交易大厅里,熔断真的发生了,我们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Tim的客户也都是华尔街的人,大家反应都很平静,因为前一天晚上所有人基本都预测到了眼前这一切。

  Tim继续对客户说:“我们现在是在15分钟的熔断暂停交易阶段,市场等会儿重新开始交易的时候,下一个阶段可能会继续走低。”像一台运转精准的机器,Tim很快给自己的客户算出了重新交易后S&P标准普尔500指数可能的预测值。

  一片慌乱。很多交易员开始在大厅里来回走动,看哪些股票还没开始交易,需要联系客户,需要重新定价。Tim从自己的座位望着惊慌的人群,在几十年前,现场交易鼎盛时期,这个交易大厅里有时甚至有上千人。

  就在这个时候,媒体记者们像潮水一般涌进了大厅。Fox Business、Yahoo Finance、 路透社等媒体记者挤到了Tim的工位前采访了他。

  “我们现在触发了15分钟暂停交易的一级熔断机制。我觉得对大家来说很重要的一件事是等会市场重新开始交易时,屏幕上是没有交易价格的,相当于重启了交易,如果你想要这时交易的话需要参考现价(Price Limit)。”Tim 对媒体的采访镜头说。“当然,绝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Tim最后提醒电视机前的交易者们注意。

  “媒体总是反应激烈,当市场下跌的时候。”Tim的声音平淡得仍然像一台运转的机器,没有太多情绪波动。

  接受完各大财经媒体的采访,Tim继续盯着交易屏幕,关注着国际油价的走势、债券等其他资产类别的实时交易情况。在股市大幅走低的情况下,当天的债券收益率(Bond Yields)也很低。

  这是一个漫长的15分钟。

  Tim走过去和交易大厅里其他几位熟识的交易员聊了几句:“嘿,你怎么看?”“市场会在9﹕51重新开始交易,让我们看看从那儿会怎么样?”对方说,像两台运作中的机器的数据交换一样利落。

  15分钟之后,市场重新开始交易,交易价格走低,之后持续走低,直到闭市。“基本上是在熬过这个艰难的时刻。”Tim说。这是美股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当有专家分析说这个疫情可能会持续到今年7月份后,道琼斯工业指数大幅下挫了2000多点。

  3月9日当天,美国有3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向联邦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报告了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病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临时召开紧急记者会,宣布将削减工资税、减轻小时工负担,并将扶助美国航空、游轮、酒店和旅游业等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

  “未来感觉会更糟。”晚上回到家,Tim对家人说,因为对任何一家公司来说,第二季度开始一直到年底,都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今年所有的经济预测数字都会非常难看。

  Tim的担心应验了,三天之后,3月12日,又是在开市5分钟之后,大规模的恐慌抛售在一周内再一次触发了熔断机制。

  而第三次更糟,3月16日,标普500指数刚开盘就下跌220.60点,跌幅8.14%,触发了熔断。

  “第四次熔断是最荒谬的一次。”Tim说,“3月18日这天,所谓的‘黑色星期四’,我们可能没必要经历这最后一次熔断,因为到当天闭市的时候,市场只下跌了4%。”

  但下午1点的时候,美国亿万富豪投资者、对冲基金经理Bill Ackman在接受CNBC的电话采访时发表了约15分钟被Tim称为“荒谬的演讲”。Bill Ackman在演讲中向特朗普和其他商业管理者发出严厉警告,称美国需要立即采取严厉措施,如立即关闭一切商业活动来遏制快速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像中国做的那样,这是拯救经济的唯一选择。否则,“地狱就要来临了(Hell is coming!)”。

  然而就在Bill Ackman发表这段演讲的同时,Tim在正在直播的CNBC的屏幕上同步见证了标普500指数盘中下跌177.29点,跌幅7.01%,再次触发了熔断机制。“还有比这更疯狂的事吗?”Tim说。

  3月22日周一,Tim本以为又要重现这一幕了,但所幸的是并没有。

  “这两周来,市场和媒体把这次疫情当成了电影《恐怖地带(Outbreak)》中的剧情。”Tim说。这是一部由达斯汀·霍夫曼主演的关于未知恐怖病毒暴发的美国著名灾难片:人们走到市中心,过了半小时就传染病毒暴毙了,然后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地蔓延,人们大量地死亡……

  “但现实并不是这样,不过如果你看媒体的大标题和电视新闻,你会以为现实就是电影演的那样。”Tim说,有两个因素影响了现在的股市:一是病毒蔓延,二是为了应对疫情,政府关闭了很多商业,这对经济会产生巨大负面影响。但这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完全不同,后者是由金融市场本身的问题造成的。

  “特朗普总统说当我们挺过这一切,我们经济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恢复性反弹,这个说法并不是很离谱。现在市场的状况比2008年好很多,我们现在失业率只有3.6%。疫情之前对一季度的GDP预测是4%。所以市场一定会恢复的。现在的经济危机并非企业经营不善,并非银行系统崩溃,而是因为疫情而被强制叫停。”Tim说。

  3月23日纽交所关闭现场交易这一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了582点,尽管美国国会刚刚通过了一项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经济刺激计划。

  而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所带来的恐惧,不仅仅在交易屏幕上大肆蔓延。在纽交所现场交易大厅关闭之前,Tim每天走进大厅都要被测体温,如果有人发热就不会被允许进入交易大厅,而是去接受病毒检测。有的交易员在大厅工作时戴上了口罩,Tim开始不停地洗手,和其他人交谈时也保持距离,并小心地躲过聚在一起的人群。

  “我目前还没有任何症状。”Tim说,“我90岁的父母住在密歇根,我现在肯定不会去见他们。”Tim在3月24日早上起床后去附近的餐馆打包了些食物回来,接着又去杂货铺囤了点食物。

  “我之前从未见过类似的情况,而这个情况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问题是没人有数据,这成了一个猜测的游戏。”Tim说。

  这一次,华尔街精妙的金融分析模型(Financial Modeling)失效了。

  “因为当全国商业停摆之后,我根本没有数据可以输入这个模型。”Tim说,“我们该如何去配置投资资产?这些都要被重新考虑了。问题是,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数据可以被输入到金融分析模型中,收益率和经济预测指标都会在二季度继续下滑。市场会怎么样?会继续回到3周前吗?我们根本不知道。一切都是不确定的。”Tim说。

  市场喜欢好消息,它也能消化坏消息,但它却无法承受不确定性。

  “现在所有的较量都是耐心的较量。”Tim说。只有当疫情达到峰值之后,开始下滑,市场才会得到一点安抚。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