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冬子艳阳》(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4月7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小说】【冬日暖阳】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

在【 美良阅读】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234, 阅读全章节。摘选以下是精彩章节内容

“冬子,你捡个筷子怎么这么久?”

岳母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可是下一刻,她的腿竟然不是夹紧,而是张开着的,使我看的更清楚了,她这是在暗示我,还是在勾引我?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舔舔发干的嘴唇,双手雨鞋颤抖,现在就想使劲掰开她那丰满的翘、臀,把我的话儿塞进去。

脑袋里的理智渐渐地小事,也不知道岳母有没有察觉我看到她没穿内库的事,她继续扭动着大腿,中间的私处显得更好看了。

“我……我没事……这筷子哪去了?怎么找不见了?”

我咽了咽口水,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啊……没事,你慢慢找,别慌……”

我清楚的看见,她的那只手竟然还调皮的摸了摸自己的黑色毛发,下身一阵搔痒,竟然还抖动了一番,看得我有点儿走火入魔了。

刚才我还只是有点儿控制不住,可是这个举动,就好像一把机枪扫碎了我的心理防线。

我脑袋瓜子嗡嗡的,竟然还往前蹭了几步,看的更加仔细了。

“在这儿呢!”

我拿着筷子,轻轻的拨动着岳母下面的小豆粒,那唇瓣一张一合,简直诱人急了。

“妈……你没事吧?”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可是,她竟然没有戳穿我,而且还配合着我笑道:“没事……啊……慢慢找,我……我没事!”

我心中狂喜,一边用筷子轻轻拨动着她的小豆粒,一边问着那花瓣所传出的诱人香气。

胯下的话儿更加膨胀,几乎要把我的内库顶穿。

“冬子……我怎么感觉这么痒,是不是蚊子在钉我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下身,那声音仿佛像勾魂一样娇媚,紧接着,她的把手伸下来,扒开她的私处给我看,那唇瓣上沾着丝丝水渍,简直美极了。

这回我终于确定了,她就是在诱惑我,而且是赤裸裸的诱惑。

岳父老了,不能满足他了,所以她可能打起了我的注意。

这种扒灰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就像是昨晚那样再来一次的话,那得多爽啊!

不过,这种事,不能cāo之过急,我真怕她会突然反悔。

我扒开了她那正在扣弄的手,把我的手搭了上去,还笑呵呵的问着她:“妈,我抓到蚊子了吗?”

“可能……可能在里面,你再试试……”

岳母的声音有些颤抖,果然,她是个敏感的女人,要不然的话,昨晚也不会连续高朝七八次,把自己活生生的折腾晕过去。

“里面,这里吗?”

我一根手指摸在她的小豆粒上,轻轻地波动,而另一根手指,则是试探性.的摸了进去,那种温润的潮湿感然我感觉很熟悉,昨晚就是这些嫩嫩的搔肉包裹着我的话儿,那种感觉简直爽极了。

“是这里吗?”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对对……你再动动……再深一点……”

收到她的命令,我简直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我的中指和无名指已经完全没入其中,随着我指尖的波动,g点上的搔肉包裹的越来越紧,岳母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竟然可以这么紧。

“妈……是这吗?”

“对,大力……大力一点……蚊子就在里面……”


听到岳母那yín荡的声音,我越发的卖力起来,最起码,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咕叽,咕叽……”

我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水渍越来越多,最后,甚至传出了“咵叽咵叽……”的声音,我手指越发的灵动,热浪更是一浪接一浪。

“要死了……啊……要飞起来了……”

岳母情不自禁的浪叫起来,幽径内溪水潺潺,只听“噗呲”一声!

我的手指感觉到一大股热浪涌了出来,竟然生生的把我手指拱出来,热浪从她的唇瓣间喷洒出来,喷了我一脸,咸咸的,涩涩的,还有那么一点儿小搔味,这是来自岳母的味道,真美味。

再一看,岳母的小腹疯狂的抖动,唇瓣一张一合,简直美极了。

“妈,蚊子死了没?还痒嘛?”

我捂着嘴偷笑,既然知道丈母娘就是个搔货,那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得到她,不如,趁热打铁?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话儿就更硬了。

想到昨晚那白花花的肉体就在我身下承欢,甚至那痛苦的娇吟,我更加性.奋了。

“不……不痒了,冬子,你慢慢吃,我去卫生间!”

岳母看见我从桌子下面坐起来了,我们俩脸对着脸,她的脸很红润,像是十八岁含苞待放的大姑娘,竟然还知道害羞了。

去卫生间?是去清理腿上的水渍嘛?

嘿嘿!

眼看着她诱人的背影,我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岳母果然再冲澡。

如果岳母昨晚是故意来我房间的,那就说明她是个欲求不满的搔货,现在岳父不在家,正是她勾引我的好时候,她如果真想和我这个乖女婿发生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那肯定会给我留门。

想到这儿,我咽了咽口水,又整理了一下衣襟,轻轻压下了门把手。

“咔嚓!”

门真的开了,只见岳母那奶白的身子正在淋浴下,雾气蒙蒙,可掩盖不了岳母诱人的身子。

“冬子,你……你怎么进来了?”

岳母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但却并没有用手遮住自己的身子,反而落落大方的洗着澡。

她还是保留着矜持,我不能主动,我要演下去,我要等她堕落。

“我……我刚才抓蚊子的时候,手上沾了粘乎乎的东西,我想洗洗手!”

这蹩脚的理由,我笃定任何一个理智的女人都不会信,但是岳母偏偏就信了,她羞涩的点着头,还应道:“那……那你洗吧!”

她背过身子,继续用淋浴冲着背部。

“妈!”

“啊?”

岳母明显有些紧张,痴男怨女,本该知道怎么回事,可就是捅不破这层窗户纸,我在等,我等岳母放下矜持,等她主动投怀送抱,等她娇滴滴的跪在地上求我草她。

可是,岳母明显还是理智的,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我帮你搓背吧!”

这该死的理由,岳母如果真的很寂寞,那她一定不会拒绝我。

“好啊!”

岳母把澡巾递给了我,说明她已经答应了。

看着我眼前那晃晃悠悠的甜瓜,我真想上去摸一把。

岳母慌张的背过身去,我也不客气了,带上澡巾,我轻轻地抚摸着她嫩滑的后背,她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可这身材究竟是怎么保养的,怎么会这么好?

“妈!力道怎么样?”

一边占着她的便宜,一边又贱兮兮的问道。

“还……还好,帮我搓搓屁,股,我不太方便!”

如果岳母正过身子,我一定能看到她羞红了的脸,她很紧张,她的身子都在颤抖,可我依然不能太主动,占便宜可以,可我若把她推倒,那我可就是畜生了。

“妈,你的屁,股怎么这么嫩?”

我抚摸着岳母的屁,股,亲眼看到我刚刚料理过的私处。

依然那么好看,不黑,反而很整洁。

“啊……”

又是一声娇吟,岳母的双腿开始打颤了。

这是我的功劳,她应该还沉浸在刚才餐桌下高朝的余韵当中,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敏感。

“冬子,我……我好痒……”

岳母的话让我浑身一颤,她这是要捅破窗户纸了吗?

“妈,你哪儿痒,我帮你止痒!”

我只是在疯狂的占她的便宜,可我还是没上,我在等,我等她放下所有的矜持。

“下面……下面好痒……冬子……抱我回床……像昨晚一样……把我干晕……我受不了了……”


什么?

虽然我刚才一直在猜想,但现在,我终于敢确定了,昨晚她是故意的。

“快……冬子,抱我回屋!”

岳母再一次的催促我,简直撩拨的我浑身痒痒。

我揽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则是抱住了她白嫩的双腿,她很娇羞的楼主了我的脖子,就像要和我如洞房的小媳妇一样。

她很配合我,我刚把她抱起来,她的藕臂就勾住了我的脖子。

“唔!”

下一刻,我就愣住了,没想到岳母竟然如此搔浪。

她竟然主动稳住了我的唇,这么撩拨,我再没反应,那我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

我一边朝着卧室走过去,一边回应着她的湿吻。

我的舌头已经被他吸吮的麻木了,她的双眼很迷离,小脸更是红扑扑的,还半张着嘴,那样子格外搔浪。

十多秒钟,我们进了卧室,我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

“冬子,我漂亮吗?”

岳母没有放开我,顺着我的脸,吻到了我的耳垂,她真的很会撩拨,连我这么个纯情小男人都把持不住了,我已经爱上了眼前这个女人,尽管我知道她比我大上二十岁,可我依然想突破年龄的限制,论理的禁忌。

我想草她,像昨晚一样疯狂。

“漂亮!”

我偷偷的吞了吞口水,如实回答道。

“冬子,我的腿好看吗?”

岳母的手很不老实,她竟然隔着内库搓着我强大的话儿。

越来越硬,越来越难以把持,我用力的把她压在身下,有忘情地吻了她一次。

“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你比娟儿还漂亮!”

我真是个畜生,我背着媳妇偷情,搞了她妈不说,我竟然还拿媳妇跟她妈作比较。

“冬子,你昨晚好厉害!”

岳母扭动着她娇弱的身子,疯狂的在我身上摩擦,那肉与肉的摩擦,让我的话儿几乎要爆出来了。

我的手不断地向下游走,顺着她粉嫩的脖颈,游走到她嫩滑而又奶白的胸脯上,乳晕不是很大,小豆粒周围一圈圈的红色,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是暗红色,甚至发紫才对,可岳母就是会保养,就像三十岁的女人一样妩媚。

那嫩滑的奶子任由我的手把玩,我的嘴巴也划了下来,完全是半趴在她的身上。

“妈,你的奶子好香,像两个大甜瓜!”

我一边夸着她,一边贪婪的吃着她奶子。

“那……那你就多吃点……啊……好痒……好麻……冬子,你轻点……”

岳母按着我的头,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吃点。

我的手再次下滑,从她的小腹划过,又穿过了那芳草萋萋,终于到了那桃园蜜处。

“妈,你真漂亮!”

我不嫌她脏,我也不嫌弃她和岳父做过,我只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属于我,她身上的每一寸都是我的,我要呵护她,我要让她爽上天,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送她上云霄。

就这样,我的脑袋伏在了她的跨间,灵巧的舌头舔动着她迷人的小豆粒。

“啊……”

岳母忘情的呻.吟了一声,我觉得她应该已经爽得要上天了。

这时,岳母的手摸住了我的库裆,我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冬子,你难受吗?”

“难受!快要憋炸了!”

我时不时的接话,我觉得岳母会像昨晚舔岳父一样舔我的棒子。

“那妈帮你!”

隔着库子,她的小手揉搓着我的话儿,还赞叹道:“冬子,它怎么这么大?”

“什么好大?”

我故意挑逗着她,想让她说些搔话。

“你……你的鸡鸡好大……”岳母低声的夸赞着,还解开了我的库子。

看到我的话儿全貌,她轻轻地套动,生怕玩坏了。

我做梦也没想到,如此端庄贤惠的岳母会给我打飞机,真的如同做梦一样。

“一只手握不过来,我的天啊……冬子,昨晚就是它把我干晕的吗?”岳母轻轻地抚摸着它,在手里亲切的把玩,我真的怕了,岳母太会玩了。

她把我推倒在床上,就像昨晚对待岳父一样对待我。

“妈,你觉得我的大,还是爸的大?”

岳母娇嗔一声,碎骂道:“呸,都这时候了,干嘛提你爸,你的大,你比他大两倍!”

“唔!”

岳母竟然低下身子,把我的话儿含在嘴里。

棒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在她口腔内嫩肉的包裹下,我激动地发出了声。

“妈……你的小嘴好嫩啊!” 


在【 美 良 阅 读】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234, 阅读全章节。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