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交量经典口诀-我从瑞幸赚到的钱

对瑞幸的揭批,炒股入门认为,有的媒体早一些,揭露了经营模式的弊端,堪称吹哨人。成交量经典口诀认为,有的媒体晚一些,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踩一脚,势能极大。

  品玩网的负责人托马斯先生在朋友圈点名批评了一些媒体人「前恭后倨」的嘴脸,翻出了他们之前鼓吹瑞幸的作品。威力很大,有些人连夜就删除了。

  托马斯作为坚定的「反瑞幸主义者」,目前的事实证明了过往报道的正确性与前瞻性。过去的委屈有大多,现在胜利的喜悦就有多大,「吹哨人」对「吹鼓手」的贬斥,简直就像一个得胜的将军在清扫战场,再自然不过了。

  同行的评议,也会让从业者心生敬畏——你做过的事,迟早会被清算和抖搂的。

  写字的人,贵在诚实,我也有必要交待一下,我的公众号做过两篇瑞幸的广告。

  一篇发表于2018年8月8日,题为《男学张震 女学汤唯》。

  该文歌词大意是,吹捧张震和汤唯的演技与人格,带出他们代言瑞幸的信息。属于品牌代言人营销的一种。

成交量经典口诀-我从瑞幸赚到的钱

  在涉及到「商业模式」的部分,我着重赞扬了他们快捷的外卖,并举了自身体验的实例。

  另一篇发表于2019年4月3日,题为《我坐上了腾讯第一张办公桌》。

  这是一个大活,为此我特地清早从北京飞往广州。彼时,适逢QQ20周年,瑞幸和腾讯联手搭建了一个「QQ20周年主题咖啡店。」

  我用视频的方式做了一次「探店」行动,梳理了QQ20周年的经典片段,几乎没有涉及到瑞幸的内容,所以看起来更像是腾讯主导的一次营销行为。

  如果说还和瑞幸有过什么文字上的接触,那就是上个月,看到他们投放了「青年大院」系账号,一怒之下在朋友圈宣称再不与其进行广告方面的合作。

  关于和瑞幸的过往,我交待完毕了,肚子里就这几碗凉粉。

  接下来,说说我的一些体会。

  不专业有不专业的好。包括瑞幸在内的好多企业,有时候来寻求合作,会让我着重说说他们的商业模式,这类「活」,我们业内视为偏公关的活。

  一般这种活,我心里是打鼓的。一来,确实不如很多媒体老师专业,看不透、看不明白,那就不太好在这方面为其背书,吹起来,自己都不自信。

  但如果是产品或营销活动,着墨起来就顺畅多了。一来,创意灵活,切入点多。二来产品与活动,看得见摸得着,可体验,可验证,不太容易出大的偏差。这类「活」,我们业内视为偏市场的活。

  不过,市场部的活,不那么容易接到罢了。

  另有一个思考:自媒体人需要为发过的「广告」承担多少责任。拿瑞幸举例,我说汤唯代言挺好,咖啡喝起来也还行,他们有很多主题店都很有趣、有意义。你若投资瑞幸折了本,是不是还要怪我?我有没有责任?

  近年来,我看到很多巨型KOL的微博下面总有一些讨债的人,因为他们都曾为一些P2P业务站过台,企业跑路了,被坑的人自然是能逮着谁就逮着谁追讨损失了。

  想到一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产品三证齐全,人气口碑俱在,做个广告应该没啥问题,但出事的时候,那些随之而来的噪音也是难以避免的。

  唯有谨慎、谨慎、再谨慎,看不懂、看不透、无法体验与验证、自己都不信的,一概不接便是了。吃肉的时候,也要想到挨打的那一天。

  总有读者说,你看那个公众号又接了多少多少广告,实际上他们面临的诱惑比你想象的还多,他发一个广告的背后可能已经拒绝了十个广告。大多数同行还是审慎且有底线的。

  具体的「瑞幸事件」,我就不详细评论了。我的理由很朴素,因为他们投过我的广告,即使我内心有一些想法,此时拿出来公开说,也是不仗义的行为。言论市场也不是非得有我这份声音不可,当我提供不了更多的信息增量,沉默也是一种诚实。

  想到2019年4月3日的那个下午,我当天到了广州,寻个酒店住下,就赶去瑞幸探店。那放下手头事配合我拍摄的店长,生怕弄出声响影响收声便蹑手蹑脚干活的店员小哥,当然还有在微信上不断问我有什么困难的瑞幸公关小姐姐,都是极好极好的年轻人,他们也是被裹挟进了看不透的资本洪流中,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评论者说:这就叫韭菜。

  成交量经典口诀-如果你因为我曾经写过的广告,多喝了几杯瑞幸咖啡,以上就是我的全部交待吧。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